服务热线:010-68391488

微信公众号 iPhone客户端 Android客户端

推荐仓库

泡沫的使命

2015-06-04 浏览(149
 被误读的格林斯潘泡沫论


“泡沫只有在破裂之后才知道是泡沫!”这是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的经典名言,被泡沫的不可知论者引用很多。

但其实这只是格林斯潘的美联储语言之一,再读读格老这句名言“如果你以为对我的话已经研究非常透彻了,那我可以告诉你,你一定误解了我的话”。此时,你再回味那句泡沫论,还是那个滋味吗?

其实格林斯潘还有很多关于泡沫的论述,仅对中国,他就至少有过两次相关的表述。

第一次是2007年10月末,当时A股刚刚创下6124点的历史新高不久,格林斯潘表示,中国股市处于“非理性繁荣”,是个迟早将破灭的投机性泡沫。

第二次是在2013年12月,格林斯潘在回答中国经济学家的提问时说道,现在在中国经济中也有一些泡沫出现,就像在西方发生过的事情。

所以,格林斯潘并不是泡沫的不可知论者,其隐晦曲折的风格只是美联储语言的体现,是因为其美联储主席的角色而决定的。

作为央行行长,其一举一动必定为华尔街所注视。格林斯潘自己也承认:“我花了不少时间努力回避问题,因为我担心自己说话过于直白。最后,我终于学会了‘美联储语言’,学会了含糊其辞。”

据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索洛曾这样评价美联储语言——它们就像乌贼鱼,喷出一团墨水后就溜之大吉,让听者抓耳挠腮,摸不着头脑。

确实是这么回事,再来个花边消息,格老这种模棱两可的语言风格也让他付出了代价。

格林斯潘花甲之年后长期与美国国家广播公司高级女记者安德拉·米切尔拍拖,对其心仪已久,但先后求了两次婚,对方却毫无反应,直到1996年的圣诞第三次表白时,米切尔才接受求婚,但这可不能怪米切尔,因为她真的没搞懂格林斯潘的用意啊!

另外,还需要说的是,格林斯潘对泡沫的认识也是在进化的。如2004年在关于按揭市场和房地产的演讲中,他就认为以美国之幅员辽阔,地区差异之大,不大可能出现全国性的房价扭曲。

但到了2007年9月,格林斯潘就承认“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房地产泡沫”。至于后来的演化,想必更加加深了格老对泡沫的理解。

泡沫的五重性

既然泡沫是存在的,也是可知的,那么笔者就从方法论角度去分解下泡沫。笔者翻了很多关于泡沫的研究,发现还是格林斯潘的一些表述最有代表性。笔者在其基础上,提出一个泡沫的五重性,以解释泡沫为何不可避免也必然破裂。

第一,泡沫是无法避免的。

格林斯潘这么认为,也许你觉得他这是在国会为自己开脱的说辞,但结合数百年的国际经济金融史来看,泡沫确是一个常规现象,也正因此学术界对泡沫研究的文献才汗牛充栋。

格林斯潘的理由是,泡沫出现的充分必要条件是低通胀下的非常平静、稳定、可靠的长期经济增长,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大概是因为以市场导向的政策引起的。之所以说可能是市场导向的结果,是因为格林斯潘曾提到前苏联和朝鲜的例子,说这两个国家就没有泡沫,但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和生活水平都没有显著增长。

此外,在格林斯潘看来,经济发展只是表面,他将泡沫的最终成因归结到人性。其曾言,下一个金融危机无可避免,中央银行的政策需要人性驱动的认同,不可避免地会造成泡沫和崩溃,除非人性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也是将泡沫的根源归结到动物精神,也就是人性。

第二,泡沫还可分为非理性泡沫和理性泡沫。

非理性泡沫是由于社会和心理作用产生对某种资产的狂热追求或者是由于信息不对称以及投资者对信息理解的差异而产生的资产高估的现象。

理性泡沫理论以市场有效性为前提,认为在理性行为和理性预期的假定下,金融资产的实际价格除反映其市场基础价值之外,还包含着理性泡沫的成分,这种泡沫并不是错误定价的结果,而是理性预期和理性行为允许的资产价格对基础价值的偏离,即反映了未来。

第三,泡沫一定会崩溃。

先看经济史上的事实,格林斯潘认为,经济增长每次走到末尾都以泡沫告终,泡沫的出现取决于人们对这段稳定增长期的反应如何。

和泡沫的成因一样,格林斯潘将泡沫崩溃的根本原因也归结到人性,其在《动荡的世界》一书中,展示了比起乐观,恐惧在人类的本性占据统治地位,还伴随着贪婪。恐惧驱动的市场崩溃力量,已经被证明比建立的力量大好几倍。

第四,泡沫有好的泡沫与坏的泡沫之分。

这个分法,有点类似于人类之分,有好人与坏人之分,格林斯潘认为,理论上来说,所有泡沫都会破裂,但并不是所有泡沫破裂都有害,换句话说,不是所有的泡沫都会导致经济系统的崩裂。

格林斯潘曾举过两个例子,1987年的泡沫带来了大量的资本损失,但它没有对GDP造成很大的影响,而2000年网络泡沫造成的金融价值崩溃,也几乎没有后续影响。

格林斯潘甚至认为,泡沫对我们的技术创新或许能带来正面影响。

第五,泡沫在发展中变迁。

格林斯潘认为,1987年的泡沫和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所以没有对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是因为两起泡沫事件中的显著有毒资产大部分都是非杠杆的,单一来源融资的投资组合,资产当然无法违约,合法的支付结构中是没有违约的。

1987年10月美股的大跌,创下了有史以来股价的最大单日跌幅。当时,资产主要被无杠杆投资者、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和房产拥有者持有,虽然资产持有者遭受大量的资本损失,但他们持有的债务很少,就算所有的债务出现了违约情况,也不会触发大规模金融危机。

但是2007年的次贷危机就不一样了,房地产市场历经近十年的繁荣后,房价被按揭债务大大地杠杆化,债务违约呈阶梯式发展,越来越大,而对于带杠杆泡沫的破灭而言,传染性当然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潜在后果。

我们该如何面对泡沫?

既然泡沫不可避免,也一定会破裂,那我们需要如何面对泡沫?

格林斯潘似乎在走一个中庸路线,即如何维持这种会引发泡沫的增长,但又要避免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后那么明显的危机。

他甚至认为,也许我们根本不应该做什么去避免泡沫的产生和破裂,而应该思考在泡沫破裂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具体而言就是,如果泡沫破裂之时有足够高的商业银行资本和抵押品要求,即便大幅蔓延的下跌对金融机构造成了严重影响,但股价依然可以得到维持,股东尽管会有损失,但不至于公司倒闭并且恐慌蔓延。也就说,足够的资本、创新的债务工具以及担保工具,在出现清盘时可以很好地应对泡沫。

再来总结一下,格林斯潘的泡沫观颇有唯物主义观,泡沫以及最终崩溃的无可避免,说明人类的主导作用;泡沫有好坏之分,说明要一分为二;泡沫在发展中变迁,说明事物一直在发展中,不能用过去的经验看待现在的问题。


客服